• <th id="k523l"></th>
  • <pre id="k523l"></pre>
    1. <code id="k523l"></code>

        <center id="k523l"></center>

          <big id="k523l"><nobr id="k523l"><track id="k523l"></track></nobr></big>

          计世网

          科大讯飞千亿市值灰飞烟灭 内忧外患下如何自救?
          作者:佚名 | 来源:投资者报
          2018-10-22
          而今,科大讯飞的高管们正在进行一场公司保卫战。不仅取消原计划的减持,董事长兼总裁刘庆峰还宣布计划增持公司股票,金额不低于1200万元。

           

          千亿市值泡沫破灭后,科大讯飞的坏消息接踵而来。从“同声传译造假门”到“侵占国家自然保护区”再到开酒店盖别墅,曾经的“AI第一股”被跌落神坛之后,后续的发展前景饱受质疑。

          而今,科大讯飞的高管们正在进行一场公司保卫战。不仅取消原计划的减持,董事长兼总裁刘庆峰还宣布计划增持公司股票,金额不低于1200万元。由于目前处于三季报敏感期不得交易股票,刘庆峰只能等到10月25日才能实施增持。

          外患:

          被质疑以高科技名义做房地产

          10月12日,央视《东方时空》栏目报道了安徽省宣城市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的现象,其中点名了科大讯飞位于保护区内的泾县观塘培训基地,称其名义上是培训基地,实际上是对外经营酒店会务,且还在盖别墅。

          科大讯飞10月14日对此进行了回应,主要集中在三方面:对于观塘培训基地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部知情,审批手续齐全;观塘基地为IT产业研发和培训中心,并非地产项目,但为了避免资源浪费,曾将基地对外公开经营;现已停止运营,接受整改。

          科大讯飞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宣称,相关建筑是研发中心楼及其配套服务楼,不是别墅;公司成立至今,从未有过房地产开发销售,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业务。

          科大讯飞董秘办一位刘姓员工10月15日向《投资者报》记者强调:“公司观塘培训基地在进去之前与之后,并不清楚属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为当时已经有一两百家企业入驻,主要是政府规划误区。而且,一般企业要去那拿地的话,不是指哪要哪,都是政府批哪拿哪,不可能跟政府说,要这块地,不要那块地?这件事给公司的教训是,以后肯定要了解清楚。公司拿地主要是用于研发、总部把办公以及学校用地,公司目前地块位于三个地方,一个是总部合肥,第二个是广州,作为华南研发用地,第三块是芜湖的,用于教学用地。我们不会轻易去拿地,因为作为科技型公司,没必要给公司这么重资产,除非是当地研发基础存在的情况下。”

          该事件造成最直接的代价是,仅10月15日、16日两天,科大讯飞的股价就下跌了12.38%。不足一年时间,刚经历过同声传译造假门,又迎来了这起违规门,曾被资本热捧的AI智能股科大讯飞,迎来了过山车式腰斩。据统计,截至10月17日收盘,科大讯飞的股价从40元跌至目前的20元左右,下跌一半,市值从去年11月22日的最高峰1565亿元缩水到420亿元左右,蒸发市值高达1000多亿元。

          内忧一:

          核心智能业务收入占比不到30%

          中泰证券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谢春生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科大讯飞去年涨得非常多,当时市场把它看作是AI第一股。去年AI又是市场很关注的一年,处于风口浪尖。所以,它的估值已经脱离正常研究接受的范围之内,现在跌落下来,反而是好事。但公司什么时候是底?很难判断。对投资者来说,现在要等等看看。”

          谢春生指出,从产品角度,虽然科大讯飞产品线不少,但TOC消费者业务做得并不算好,还需要进一步加强。而且,其核心业务还受到BAT等互联网巨头们的“围剿”。

          被外界称为中国高科技“AI第一股”的科大讯飞,教育产品和服务占总收入比例最高,达20.48%,收入为6.57亿元;其次是信息工程占总收入18.12%,收入为5.81亿元;在此之后是政法业务,占总收入10.87%,收入为3.49亿元。

          真正属于智能业务,并被市场看重的业务包括开放平台、移动互联网产品及服务、智能硬件、智能服务业务,分别占公司总收入比例9.71%、3.68%、10.39%、2.72%,收入分别为3.11亿元、1.18亿元、3.33亿元、8700万元。

          换句话说,科大讯飞最令人关注的智能业务占比不过才26.5%,总收入近8.5亿元。

          内忧二:

          高补贴与现金流压力

          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32亿元,同比增长52.68%;净利润1.3亿元,同比增长21.7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20万元,同比下降74.39%。上半年公司的净现金流为-8.2亿元。

          对于扣非净利润下降与净现金流为负的情况,科大讯飞解释称,主要由于人员薪资上涨、研发投入以及在教育、政法、医疗、智慧城市等领域的市场布局投入的增加所致;现金流为负是由于科大讯飞的TOB业务平均回款周期是14个月,但是付款周期是1个多月,前期垫付会带来比较大的现金流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半年的1.3亿元净利润中,光政府补贴就达到了8800万元。这样算下来,科大讯飞自身的实际净利润不过才4200万元。

          政府补贴很大程度上成为科大讯飞业绩的支撑点,且异常重要。公司财务报表显示,2013~2017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8198万元、1.01亿元、1.1亿元、1.28亿元、7706万元。从占比来看,2013~2016年,政府补贴收入对科大讯飞净利润的贡献额度均超过25%。

          前述科大讯飞董秘办刘姓员工则对此表示:补贴恰恰反映了公司在一些政府项目上的科技研发能力,即使去掉补贴,公司还是具备赚钱能力的。而且,相比其他科技公司的补贴,科大讯飞占比比例还是比较低的。

          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首席分析师向《投资者报》记者这样表示,“过重依赖政府部门与电信运营商,现金流压力较大;且为股东创造价值的能力明显不足。科大讯飞去年被炒高之后,业绩还没有兑现,我们也在观察,或者说公司业绩还未特别强的兑现趋势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现在价格有点太高了。”但截至发稿前,科大讯飞董秘江涛并未就公司如何改进业绩、现金流等问题回应记者。

          责任编辑:李丽

          北京赛车pk10和值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