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k523l"></th>
  • <pre id="k523l"></pre>
    1. <code id="k523l"></code>

        <center id="k523l"></center>

          <big id="k523l"><nobr id="k523l"><track id="k523l"></track></nobr></big>

          计世网

          深击|“解禁”百日 中兴复苏几何?
          作者:韩大鹏 | 来源:新浪科技
          2018-10-22
          恢复经营已有百日,“内忧外患”下的中兴,复苏几何?

           

          中兴通讯,因受美国商务部制裁而被举国关注。

          今天恰逢中兴“解禁”百日。回看过往,中兴虽然向外界公布了一系列动态,却未能引起太大波澜。反之,其业务裁员、终端分拆等消息屡被曝出。

          虽然中兴官方避而不谈,但新浪科技从相关渠道证实,其内部已在进行人员调整及业务线合并,调整的“重灾区”是终端研发,海外部分业务暂停。

          而据中兴内部人士透露,目前中兴聚焦5G建设,其他业务线相应收紧,人员离开也属正常,内部将其称为人员优化。此外,受“禁运事件”影响,国内外友商都在“挖墙脚”,多人集体跳槽亦有发生。

          一个多月前,中兴发布了半年度报告,不出意外,业绩惨淡:营收下降27%、亏损78亿人民币,同比暴跌441%。虽然高层坚称未出现核心研发人才流失,但职工薪酬和工资福利支出却同比大幅下降,其背后必然存在人员流动。

          恢复经营已有百日,“内忧外患”下的中兴,复苏几何?

          中兴北京研究所内部告示(新浪科技摄)
          中兴北京研究所内部告示(新浪科技摄)

          惨淡

          在“禁运事件”前夕,中兴北京研究所搬进了位于外运大厦的大楼。时至今日,装修异味仍未散去。

          8层电梯外立着一则醒目的告示:公司商业秘密关乎公司竞争力,对公司发展至关重要。有少部分人员利用商业机密在外兼职、创业,使用集体战果换个人私利,甚至充当对手内线……

          中兴内部人士称,“禁运事件”后,掉队3个月的中兴在全球设备厂商中已跌出前四,情形不容乐观,内部已加强对人员的管理制度,以防有人掣肘。

          时间倒回至今年8月30日。当晚,中兴发布了2018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收入394.34亿元,同比下降26.9%;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负78.24亿元,同比减少441.24%。

          对于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中兴解释称,主要系10亿美元罚款以及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导致的经营损失、预提损失所致。

          事已至此,中兴开始拼命追赶,并不时向外界释放积极信号。

          中兴CEO徐子阳表示,当前的生产已恢复正常,研发进度目前已赶上年初设定目标,5G测试进度全面赶上国家测试进展,售后服务能力全面恢复。

          徐子阳的说法在员工口中得到了验证。

          中兴一位高层人士告诉新浪科技,在业务重启后,公司仅用了24天就追平了其他厂商的测试进度,同时在2个月内基本完成测试,中兴已重回5G第一梯队,且部分结果领先。

          “绝大部分客户还是对我们保持信心,愿意继续支持公司”,该高层称,在“禁运事件”后,意大利、德国等客户均表示要加强合作,“目前我们正在与全球主流供应商进行深入洽谈,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

          但也有分析机构否认该说法。有分析人员认为,诚信是很多国家的首要合作准则,该事件造成了很多不可逆的损害,信任需要重新建立,“不会太快,都需要时间”。

          鸡肋

          诚然,目前中兴的战略已进行相应调整,5G属于主航道和关键业务,其他业务均收紧投入。

          在外界看来,在中兴的主流项目中,手机业务相对缺乏竞争力。尤其在国内市场,几经挣扎无法摆脱困局,存在感很低。

          中兴新旗舰产品在天猫旗舰店销量惨淡
          中兴新旗舰产品在天猫旗舰店销量惨淡

          手机销量亦反应出问题的严重性。不久前,中兴发布了旗舰产品天机Axon9 Pro,号称被外媒评为“最佳视效手机”。但截至目前,该产品在天猫中兴官方旗舰店的销量仅为80余台,在京东评论数仅40余条,甚至很难找到主流媒体对该产品的测评信息。

          而从各家的调研数据可看出,中兴手机早已不再前五之列。虽然在北美等国际市场占有一定份额,但与常年的资金投入不成正比。

          也许正因如此,在调整业务时,手机终端研发难以幸免。相关人士告诉新浪科技,中兴在国内的研发中心均有不同程度人员调整,而主要研发手机终端的南京研究所正对人员进行优化,除直接裁员外还包括合并减员,但因公司架构复杂员工众多,无法统计具体人数。

          职工薪酬和工资福利同比大幅下降(新浪科技制图)
          职工薪酬和工资福利同比大幅下降(新浪科技制图)

          此前,中兴CEO徐子阳坚称“业务停摆并未造成核心研发人才的流失”。但是从半年报中不难看出,职工薪酬支出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8%,而“研发费用”里的“工资福利及奖金”支出也下降了27%。

          业内认为,职工薪酬和工资福利支出大幅下降的背后,必然是受到人员流失的影响。

          另有媒体报道,中兴在今年3月份成立的中兴智能终端有限公司将被分拆,原独立上市目标落空。

          显然,在OV、小米和华为称霸的国内手机市场,中兴手机不具备任何优势,但也不会轻易消亡。

          该人士分析,中兴要立足发展5G,终端作为重要一环必不可少,但不会是重点业务,对国内大众市场的广告投放等都会缩减,也不排除与运营商或垂直行业合作只推定制机的可能性。

          实际上,无论是在合约机还是特定机型等方面,中兴手机以往的销量都十分可观,或许这才是它的宿命。

          救急

          终端业务疲软,但中兴在全球通讯行业仍有一席之地,毕竟该行业拥有高技术门槛,新公司短期突围的可能性极低。

          在“禁运事件”后,国内市场的合作伙伴向中兴伸出援手。此前,国内三大运营商分别公布了一批通讯设备中标名单,中兴订单累计超5亿元。

          除救急外,中兴亦在自救。

          为了聚焦5G,今年上半年,中兴大量收缩了与5G主航道无关的子公司资产,转让了其子公司中兴软创43.6%股份,注销了控股子公司大连中网置业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兴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中兴光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除此之外,中兴名下仍有众多产业,包括中兴发展,其中涉及房地产及酒店;中兴微电子,涉及半导体;以及中兴网信等。

          然而,即便手握5亿大单,中兴的现金流仍存在巨大亏空。

          半年报显示,经营活动的现金流由去年同期负42亿扩大至负50亿,且支付了10亿美元罚金和4亿美元保证金,此外还包括数万人的工资及合作伙伴的违约金等。

          押注

          值得庆幸的是,危机下的中兴没有放弃研发。报告期内投入了资金50.6亿元,这笔费用用于5G无线、核心网、承载、接入、芯片等技术领域的研发上。

          押注5G的中兴,在国内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本月中旬,在IMT-2020(5G) 推进组组织的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测试中,中兴率先完成了SA模式下3.5GHz系统基站测试。

          “我们是业界首个率先完成3.5G SA测试,包括实验室测试和外场测试的厂家。此外还率先完成了NSA低频点的全部测试”,中兴通讯无线经营部总工程师朱伏生告诉新浪科技,在完成第三阶段的测试后,将配合全球的运营商进行5G的预商用和商用网络的验证,“也要和5G行业结合,商用之后做比较好的杀手级应用,真正把5G运转起来,给商业的运营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是,作为立足全球的通讯厂商,中兴面临的是华为、诺基亚、爱立信等巨头的冲击——5G在国际战场的争夺已硝烟四起。

          不久前,美国三大运营商分别确定了5G方向的合作伙伴,并签订了多项订单。诺基亚也获得了银行近40亿贷款要加大研发力度,并与运营商达成过35亿美元的5G协议。

          相比国际市场,中国5G仍处在测试阶段。这也引发了外界的担忧,难道在5G建设上中国步伐放慢了?

          “国情不同”,在朱伏生看来,我国的网络基础设施完善,属世界领先。而中兴的5G战略是“稳步推进”:先实验室测试、外场测试,再转入运营商规模的预商用外场,“这是非常稳健的方式,并且是有历史验证的”。

          对于中兴5G下一步规划,朱伏生透露,在国测三阶段结束后,基本证明设备具有商用能力,包括设备本身的功能性和组网能力,但还缺少两步:第一是规模预商用和规模商用,在和运营商进行的下一个阶段需要大规模测试;第二是对业务的承载应用也需要测试,例如VR、AR、无人驾驶、远程遥控等。

          此前根据相关机构预测,到2035年,5G市场将达到12.3万亿级。按照Gartner的预测数据,2020年中兴的全球无线通信设备市场份额将达到22.8%。

          不难想象,在5G真正商用前,国内外厂商比拼的还是研发投入。但是5G的变现能力有多大,能否快速进入成熟市场,各国仍处在摸索阶段。

          可以肯定的是,各家厂商需要长期且大量的投入,以此应对5G的新竞争格局。“半条命”的中兴通讯,在5G烧钱路上又能撑多久?

          责任编辑:周星如

          北京赛车pk10和值技巧